热力搜-聚焦热点资讯,了解最新动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热力搜-聚焦热点资讯 了解最新动态(reliso.cn)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 > 房讯 >

热力搜
佛山,会跌出万亿GDP城市俱乐部吗?佛山的GDP是多少

时间:2020-12-14 16:24热力值:来源:互联网编辑:热力哥

2020年,对佛山来说是一道坎。

今年前三季度,佛山GDP同比下降2.3%。如果第四季度GDP增速依然没有由负转正,佛山很可能成为第一个跌出“万亿俱乐部”的城市。

多年来,佛山凭借一批特色产业和“一镇一品”的特色镇域经济,2019年成功跻进“万亿俱乐部”。然而,今年随着疫情影响以及大规模的改造村级工业园,佛山曾赖以生存的传统产业走到阵痛的边缘。后工业化时代,佛山传统的特色镇域经济,是否走到了尽头?除了改造村级工业园,佛山该如何产业升级?佛山又该如何面对这场“中年危机”?

新旧动能交替之间,佛山迎来万亿GDP保卫战。

万亿危机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佛山GDP增速仍未能实现转正,同比下降2.3%,在全国17个万亿GDP城市中,除武汉之外增速排名倒数第一。

这座去年刚踏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目前却面临退出的可能。值得关注的是,佛山今年前三季度的社会消费总额同比下降13.3%,在万亿GDP城市中排名倒数。从产业看,佛山仅第三产业增加值由负转正,同比增长0.2%,而占比最大的第二产业下降4.0%。

事实上,佛山GDP增速放缓的趋势在2019年已经初见端倪。此前,2013年至2018年,佛山GDP增速每年都在8%以上,一直在省内排名靠前,2019年突然下滑至6.3%。

观察发现,佛山区域内知名的大企业,发展势头良好。比如总部位于佛山的海天味业,增长势头在今年依然迅猛。今年前三季度,海天味业营收同比增长15.26%,净利润同比增长19.2%。总部位于顺德的美的集团,今年前三季度,虽然营收同比下降1.88%,但净利润同比增长3.29%,达到220.18亿元。

据佛山市政府网站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佛山大型企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分别比中型企业、小型企业高15.8个百分点和23.2个百分点。

但佛山曾经依赖的镇域经济及与其关系密切的中小企业,却面临重大挑战。在佛山从事家具制造业的企业主李岩(化名)表示,他的工厂今年的成交额与去年同期相比,接近腰斩。目前,已经遣散了部分工人。在佛山从事五金行业的企业主王海波(化名)也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他的工厂业绩只有去年的六至七成。

同样来自佛山市政府网站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8月优势传统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4.2%,家具制造业更是同比下降19.3%。

一方面是市场剧烈波动,另一方面是集聚佛山中小企业的载体——村级工业园正面临大规模的改造。

据《南方日报》报道,2020年1月至10月,仅佛山市的南海区,已拆除、整理土地32086.92亩,完成年度计划的106.96%。目前,南海区已累计拆除、整理土地58281.3亩,完成计划的97.14%。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之后,在大刀阔斧的改造村级工业园背后,不少佛山的传统产业正被清出当地。

具体到县镇,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力度更大。在佛山,拥有一大片厂房使用权的罗东(化名)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目前,他的厂房已处于拆迁状态,政府承诺用几年时间完成新旧更替和相关补偿。

林维东(化名)是佛山一家家具企业的企业主,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目前很多像他这样的传统行业中小企业主,正寻找新的厂址。“仅龙江镇工业区改造,就涉及几千家中小企业,目前都关停了。”林维东直言,村级工业园改造升级后热力搜,像他这样的中小企业主,最担心的是,升级带来的土地租金上涨。目前,他已经在中山寻找新厂房。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丁力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佛山的村级工业园改造工作,为了增加厂房所有者的积极性,补偿较高。但改造过程中,还亟须关注未来中小企业的成本问题。

焦虑的“腾笼换鸟”

大规模村级工业园改造,被佛山认为是为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打造新的重要载体,也被称为“腾笼换鸟”。

然而,引进并培育新兴先进产业,并非易事。丁力直言,现在高新技术产业是各地政府的“香饽饽”,特别是本地培育的高新技术产业,各地政府都紧抓在手里。佛山作为地级市,在与全国各大城市争夺高新技术产业时,并不具备明显优势。即使招商引资成功,产业的落地和培育,也需漫长的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

顺德区三龙湾是佛山积极引进高新技术产业的集中片区之一。早在2017年,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就以底价6840万元拿下北滘镇僚莘路以东、银桂路以北的工业用地。这也意味着,大疆正式落户佛山顺德。

根据此前的出让文件,该地块占地面积114021.15平方米。按照规划要求,地块竞得者项目投资总额不得低于15亿元,且地块交付之日起第4年当年销售收入不少于60亿元,到第8年不少于150亿元。

然而,到今年11月底,中国新闻周刊实地走访发现,这片曾经规划为顺德大疆基地的地块,仍处于荒芜状态,长满了杂草。据大疆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其所在的团队大部队已撤出佛山。

中国新闻周刊向大疆方面核实相关信息,大疆方面表示,此前,在珠江西岸发展装备制造业的规划下,大疆确实与顺德方面有过合作,但是该合作目前没有新的消息可以透露。

而与此同时,佛山多年来赖以生存的传统支柱产业,在产业升级以及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影响下,正面临转型阵痛。

自上世纪80年代起,最早捕捉市场先机的一批佛山人,开始涉足铝型材、家具、服装、陶瓷等行业,逐渐形成了今天佛山26个专业镇的产业布局。

以顺德为例,上世纪90年代,村级工业园兴起,培育出体系完整的产业链,孵化了美的、碧桂园两个世界500强企业。据统计,改革开放40年,顺德创造了GDP增长近648倍,年均增长率高达18%的惊人成绩。然而,扮演了珠三角制造业摇篮角色的村级工业园,近年来,不断被诟病为挤占大量空间、影响产业升级的重要因素。

以陶瓷行业为例,改革开放以来,佛山境内形成了以南庄镇为代表的多个陶瓷专业镇,涵盖产业链上下游。早在2016年,佛山市陶瓷行业墙地砖总产值就达到了1012亿元。

佛山陶瓷行业资深人士李明(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陶瓷企业主要使用水煤气作为燃料。水煤气是一种通过工业窑炉生产的一氧化碳和氢气的混合气体,被认为是造成陶瓷生产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近年来,有关政府出台政策,要求陶瓷企业改用天然气,业内俗称“煤改气”。

2018年热力搜,广东省环保厅发布《广东省打赢蓝天保卫战行动方案2018-2020年(征求意见稿)》提出,对包括佛山在内的全省976条建筑陶瓷生产线进行清洁能源改造,并于2020年完成。

李明表示,在这个背景下,佛山产区今年底要求全部强制“煤改气”。佛山陶瓷企业普遍担心,之前在其他陶瓷产区出现的供气困难、气价高企的局面,会不会在佛山重演?

“由于天然气成本远高于水煤气,佛山传统陶瓷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大大挤压,一大批陶瓷企业走到生死存亡的边缘。”李明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

在此背景下,佛山一些大型陶瓷企业开始将生产基地转移出去。比如,瓷砖知名品牌东鹏、蒙娜丽莎分别在广东江门、广西藤县建立了新的生产基地。

陶瓷行业之外,佛山另一大传统支柱产业——家具行业,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

多位从事家具销售的商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热力搜,从今年三季度开始,门店生意虽然有所回暖,但远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10月的整体情况大致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60%到70%。

尽管今年三季度佛山家具产业的订单量有所回升,但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由于上游原材料涨价幅度较大,而家具的售价并没有原材料涨幅那么大,家具生产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

丁力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产业的引进与发展,区域的内生动力非常重要,植根于佛山的传统产业,具有强大内生动力。他说,“如何实现传统产业的升级,仍是佛山面临的一道难题。”

“散装”佛山

除了产业升级之困外,佛山“散装”的发展模式,对其发展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在佛山热力搜,南海、顺德、禅城三个区,拥有不同的车牌号码。作为佛山市的两个经济强区,南海和顺德直到改革开放后,才并入佛山。南海和顺德的GDP均超3000亿,在全国地级市的行政区内独树一帜,但顺德的财政直属广东省。这也被认为是,在万亿GDP城市中,佛山财政排名倒数的原因之一。

强大的镇域经济模式以及区域之间的竞争,被认为是佛山在工业化时代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但今天,佛山“区强市弱”的局面也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全市车牌号不统一,甚至医保、社保也有独立的3套系统。

丁力分析,佛山市强镇间的竞争格局,一度成为彼此进步的助推器,对佛山经济注入了较大的活力。然而,工业化发展到今天,传统镇域化的经济格局,对于产业集群发展,却并非有益。

中国社科院城市实验室主任刘治彦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后工业化的今天,区域内更加讲究配合。比如,大湾区就讲究城市群之间的配合。“如果区域内竞争较为激烈,对整体发展势必产生影响。”他说。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散装”佛山的短板体现得尤为明显。

在2010年,广佛地铁(即佛山地铁1号线)历时3年开通。当年佛山当地媒体曾宣传,广佛地铁二期将修到东平新城(今佛山新城),并于2012年竣工。然而,广佛地铁二期直到2012年6月才动工,拖了整整4年。

另一方面,佛山地铁2号线和3号线虽然早在2012年就已获批,其中2号线已于2014年6月动工。然而,过去10年佛山地铁没有开通过一条新线路。

与经济体量相近的西安、合肥等城市相比,佛山地铁开通的数量与修建的速度,无疑较慢。

不过,佛山地铁官方最新消息,截至今年11月23日,佛山地铁2号线土建施工工程完成82%左右,4号线力争2026年完工。

内生力量与产业升级

招商引资带来的高新科技和本地传统产业,谁更代表佛山的未来?除了改造村级工业园,佛山该如何产业升级?

丁力直言,对于佛山而言,对外招商引资,引进高新技术产业固然重要,但是培育自我传统产业的智能化升级,更为重要。他认为,传统产业已经在本土形成内生力量,具有强大生命力。

“这才是佛山作为制造业强市,该直面的问题。”他说。

然而,传统产业升级,与引进新型产业相比,似乎更为艰巨。拿陶瓷行业来说,李明向中国新闻周刊直言,目前佛山陶瓷产业,尽管规模大,但是还是以低成本、大规模、快速复制的企业为主,头部企业在技术创新方面仍没有突破。

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副主任罗杰分析热力搜,尽管佛山陶瓷以及佛山泛家居的相关标准正在陆续出台,但佛山面临的尴尬问题在于,随着城市的发展,制造业外迁和外扩是必然的事实。

另外,在中国建陶行业的发展史上,近年来,喷墨打印装备与岩板制成装备的引进,促进了产业往标准化和资本化的发展。但国产陶机在关键的技术创新上,几乎没有贡献,真正的技术核心以及研发潮流依然掌握在意大利、西班牙等陶瓷强国手里。

和陶瓷行业一样,佛山另外一个重要产业家居产业,同样面临相似的困境。在后工业时代,如何全面提升产业附加值热力搜,值得深思。

另外,本土传统行业要想产业升级,就必须吸引人才。但紧邻广州这样一个超级大都市、教育强市的高校资源,佛山一度忽视了本地高校的孵化和培育。

资料显示,目前,佛山本科院校只有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广东东软学院两所学校,此外还有3个广州的大学分校区和6所专科院校。

不过,佛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近年来,已新增了6所高等教育办学机构。比如,由佛山和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合作建设的佛山理工大学。但培育人才,促进产业升级,不是一场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

此外,未来佛山与广州如何协同发展,对佛山至关重要。有分析认为,佛山与广州,和东莞与深圳完全不同。

数据显示,深圳面积仅1997平方公里,广州面积达7437平方公里,是深圳的近4倍。华为所在的松山湖区域,正是东莞高新技术企业园区的一颗明星。2017年,松山湖园区以148.11亿元税收总额、47%的同比增幅,名列东莞所有镇(园区)第一,2018年首次实现半年税收破百亿。

丁力认为,佛山不能指望像东莞从深圳引进华为那样,从广州大规模引进高新技术产业。因为深圳面积小,高新技术产业具有溢出效益,东莞可以顺势而为承接,但是广州本身面积大,自身可以消化自己创造的高新技术产业集群。

戴德梁行2019年第四季度各大城市甲级写字楼市场情况显示,佛山甲级写字楼空置率高达40.7%,在全国所有重要城市中空置率排名第二,仅低于空置率超过50%的南宁。

与此同时,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广州服务业相对发达,第三产业远远高于第二产业,金融业、信息服务业、商贸业的写字楼需求相对坚挺,6.7%的甲级写字楼空置率,处于全国各大城市垫底位置。

对于佛山而言,机会隐藏其中。

丁力分析,进一步利用广州商贸之都的地位,进一步推动发展佛山制造业,这是未来佛山需要更“抱紧”广州的地方。

佛山此前曾提出,到2020年要培育形成两个超万亿元的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到2025年要培育形成两个超5000亿元、四个超3000亿元的先进制造业集群。

从传统镇域经济模式如何脱胎换骨,佛山挑战不小。

标签:

本站推荐



本类导航